澳洲幸运10官方开|澳洲幸运10全天开奖嘛
人生感悟人生哲理思想思維為人處世人生隨筆
返回首頁

我不怕死,但我想死得體面些!

來源: www.tqkye.com.cn 時間:2017-12-13 編輯: 人生感悟
我不怕死,但我想死得體面些!

人從生下來,就開始一步步走向死亡。死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,不可阻擋的。既然活著注定一死,那么我希望能選擇一種屬于自己的死法。有人說過,當你覺得煩惱重重,活著太累,就去醫院轉轉,在那個地方每天上演著生和死,生和死有時那么神秘,有時那么簡單,只是推開一扇門再打開的時間。

在重癥病房你能清楚地感知來自病人和家屬的巨大悲痛,那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僅僅攥著心臟,我們唯有祈禱,讓這一切早點結束。除了活著,死就是人生最大的事了。面對生命的逝去,那么你的那點煩惱,還算人生的煩惱嗎?榮辱得失真的那么重要?

你還會想有一天躺在病床上的人換成你,你又該怎么樣呢?你又能怎么樣呢?

講一個故事,或許你也曾親眼見過類似故事。

北方的冬天總是很冷,入冬開始,醫院的病房就緊張起來,有時甚至要在樓道里加床。這時新住進來一位女病人,可惜她得住樓道加床上。她是位老婦人,有著少女式的尖下巴,一張小巧的白里泛灰的臉,這是病態的一張臉,但她的身材很好,穿一件黑色羊毛呢風衣。如果不是頭上灰黑參半的頭發,從背影你會把她當成一位年輕女孩的。

從梳理一絲不茍的灰黑參半的半長頭發,還有她臉上高貴的受難者的神情,表明她是一個知識女性,也許她的身份不會太高,不然不會住樓道加床,但她內心一定堅守著一份屬于自己的高貴。

可是,病痛折磨她,以致她發出凄厲的叫聲,半夜一直持續到天明。終于她不再發出聲音,她的臉上罩上了個呼吸罩,氣流猛烈地灌進她小巧的鼻子和嘴巴。袒露的胸前安了三個起搏器,兩側乳房個有一個,第三個在小腹上。有一個護士,在對她進行心肺復蘇,兩手按著她的胸脯,全身的力氣都集中在兩只手腕上,一按,又一按。每按一下能看見監視器的針頭跳動一下,不按就不跳。老婦人的頭頂,腳底,則插滿了針頭,連著數個輸液袋。她下身的褲子也已被退到小腿下,方便插管,灰白的陰mao和那曾經留下快樂記憶的洞穴都暴露在圍觀的親屬人群的目光中,甚至路過的陌生人。凄涼足以形容這一幕了。

正在搶救中的老婦人,全身被扒光了,活像案板上的一條魚,任人宰割。她已沒有羞恥之心,因為她已失去意識。可她的家屬在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幕,在人來人往的樓道中,有個女性伸出手,象征性的拽一拽衣服,試圖遮住那些不雅部分。因為醫生一直在折騰,那樣做根本沒有效果,于是她也放棄了,就讓老婦人那樣無遮無擋地露在大庭廣眾下。

隨著時間的推移,也許只有兩分鐘那么長,那個拽過衣服的女性,眼含淚花,大聲求告說:“讓她去死吧!求你們了!!別救了!她一動不動了,應該已經死了呀!!”

別的家屬互相看看,沒人說話。那個忙活的護士說:“她的大腦已經死亡了,不過心臟還在跳動。而心臟是否跳動是判斷死亡的醫學標準。沒辦法,我們必須得搶救。”

我的神經已經不能承受,唯有逃走。人一到躺在病床上的地步,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了。什么好死不如賴活著?!我寧愿有尊嚴的死,也不愿無尊嚴的,渾身插滿管地被活著。我現在終于明白了,為什么農村人都講,要死也要死在自家炕頭上。臨行前能被家人圍聚,衣冠在身,置身一輩子生活的熟悉環境中,是種難得的幸福。

后來過了半天,那個老婦人終于解脫了。她生前的驕傲和死前的侮辱,全都隨著死亡煙消云散。

病痛纏身的長壽是種煎熬,如果我的雙親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,我愿意放手讓他們離去。我也要這樣對我的孩子們要求。既然離去是必然,就讓我們自己選擇,體面地走。

羅點點是開國大將羅瑞卿的女兒,有一次,她和一群醫生朋友聚會時,談起人生最后的路,大家一致認為:“要死得漂亮點兒,不那么難堪;不希望在ICU,赤條條的,插滿管子,像臺吞幣機器一樣,每天吞下幾千元,最后‘工業化’地死去。”十幾個人便發起成立了“臨終不插管”俱樂部。沒想到一時興起的計劃,變成羅點點下半生的事業。

隨后不久,羅點點在網上看到一份名為“五個愿望”的英文文件。

“我要或不要什么醫療服務。”

“我希望使用或不使用支持生命醫療系統。”

“我希望別人怎么對待我。”

“我想讓我的家人朋友知道什么。”

“我希望讓誰幫助我。”

這是一份叫作“生前預囑”的美國法律文件,它允許人們在健康清醒時刻通過簡單問答,自主決定自己臨終時的所有事務,諸如要不要心臟復蘇、要不要插氣管等等。

生前預囑”并不是“安樂死”,而是允許患者按照自己的意愿不選擇生命支持系統。醫生根據患者的意愿,可以不使用或停止使用生命支持系統。對因停止使用生命支持系統導致的死亡,醫生不負法律責任,患者也不被看作是自殺。

羅點點開始意識到:“把死亡的權利還給本人,是一件意義重大的事!”于是她攜手陳毅元帥的兒子陳小魯,創辦了中國首個提倡“尊嚴死”的公益網站——選擇與尊嚴。

“所謂尊嚴死,就是指在治療無望的情況下,放棄人工維持生命的手段,讓患者自然有尊嚴地離開人世,最大限度地減輕病人的痛苦。”陳小魯一直后悔沒有幫父親有尊嚴地離開。陳老帥病重到最后,已基本沒有知覺。氣管切開沒法說話,全身插滿了管子,就是靠呼吸機、打強心針來維持生命。“父親心跳停止時,電擊讓他從床上彈起來,非常痛苦。”陳小魯問:“能不能不搶救了?”醫生說:“你說了算嗎?你們敢嗎?”當時,陳小魯沉默了,他不敢作這個決定。“這成了我一輩子最后悔的事情。”

開國上將張愛萍的夫人李又蘭,了解羅點點和陳小魯倡導的“尊嚴死”后,欣然填寫了生前預囑,申明放棄臨終搶救:“今后如當我病情危及生命時,千萬不要用生命支持療法搶救,如插各種管子及心肺功能啟動等,必要時可給予安眠、止痛,讓我安詳、自然、無痛苦走完人生的旅程。”

2012年,李又蘭病重入院,家屬和醫生謹遵其生前預囑,沒有進行過度地創傷性搶救,李又蘭昏迷半日后飄然仙逝,身體完好而又神色安寧,家人傷痛之余也頗感欣慰。“李又蘭阿姨是被生前預囑幫到的第一人。”羅點點很感動,覺得自己做對了。

美國是癌癥治療水平最高的國家,當美國醫生自己面對癌癥侵襲時,很多美國醫生重病后會在脖上掛一個“不要搶救”的小牌,以提示自己在奄奄一息時不要被搶救,有的醫生甚至把這句話紋在了身上。這樣‘被活著’,除了痛苦,毫無意義。

人之所以為人,因為人有思想,人有選擇的權利。有的病人愿意忍受痛苦、周身插滿儀器等待奇跡;有的病人不愿承受苦楚,希望平靜迅速地結束自己的生命。他們都有自己選擇的權利。我愿每個人的最后時光,多些尊嚴,少些痛苦。一起感悟人生www.tqkye.com.cn 原創文章 個人轉載注明出處,商業行為轉載使用請聯系QQ418565214

    澳洲幸运10官方开